还记得栀子花开的那年吗

来源: 本站原创发布时间: 2016/6/1 0:00:00


每年此时,总让我想起栀子花……

今天是六一,更让我回忆起了那个美好的童年时代。

栀子开了,一树的白......  

栀子开的时候总是遇着令人生厌的梅雨天。今年的梅雨季还未来,但近来的雨也是够充足的。

从前的乡下,多数人家门前都会有那么一株栀子,甚至可以冠大树高,四季的绿,点缀好夏日的白。雨季消散暑气,草木吸足水份,透着水灵,大约就可称为“葱翠欲滴”,于是这时候的栀子开得极盛。 

自打第一朵花绽放那日起,姑娘们早晨的功课里就多了一项——掐花。花形最好是半开不开的,全白打朵的也不错。用家中的白瓷碗,掬上清水,一朵朵排整齐。可置在堂前的案几上、卧室的矮柜上……只要是你喜欢的地方。香味充盈了整个屋子,且不腻味。 

姑娘们还会从掐得的花中挑出自认为是最美的一朵或两朵,簪在头上。祖母说她年轻的时候爱美,有条粗黑的辫子,簪上栀子花,特别地漂亮。乡人对白色的禁忌,在栀子上得到了通融。不光是姑娘们,连婶娘们,甚至奶奶们,只要是爱美的乡间女人,这个季节都可以给自己簪上朵栀子。母亲也喜欢栀子,但未见过她簪花。栀子开的早晨,她倒会摘上一朵,放在年幼的我的胸前口袋里,便是一日的新鲜。

栀子开了。乡下清晨推门,一树的白会让人豁然。从前每年栀子开的时候,祖母总要挑拣摘上一包认为是最好的,托前门的邻居带到街上给母亲;我的小姑母出嫁时,特意带走了家中最大的那株栀子树;儿时街上的那个老头,清早提着竹篮,他的栀子一朵叫卖五分钱……我想到窄窄的雨巷里,石板街上撑着油纸伞的姑娘,如果也簪着栀子花,会不会就是祖母年轻时的模样?

抬起头,我审视着自己这家开了多年的玛丽阿姨洗衣店,虽然经过岁月的洗礼,我也会老,也会累,但我享受当下,享受着这洗衣的岁月,不仅仅是洗衣,更是洗心灵,纯净的不仅是衣物,更是精神与境界....


分享到:

上一篇:开一家干洗店赚钱吗? 下一篇:干洗店加盟投资真的赚钱吗

相关文章:


首页| 网点分布| 招贤纳士| 合作专区| 服务与投诉| 干洗视频| 官方微博| 网站地图| 联系我们 上海美客机械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沪ICP备09068748号-5
友情链接: